加载失败
点击刷新

捍卫珠江源,拯救鱼溪河,坚决取缔珠江源头的毒瘤---宜章怡鑫洗矿厂

编号:CN10451 发布于2014-05-31 03:02:46
投诉详情


这一汪污水可以说是“烟波浩渺”了吗?--告诉你这已经是停产一个多月,而且天天下雨净化后的污水


捍卫江源,拯救鱼溪河,坚决取缔宜章怡鑫洗矿厂

——湖南宜章赤石乡泡冲村全体村民的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举报信


 一、珠江源的深山沟里藏了个重度污染洗矿厂

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赤石乡汇溪村第六组和第七组(泡冲自然村)地处郴州市的名山狮子口南麓,是狮子口--大山里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狮子口是珠江二级支流鱼溪的源头,也是湘江水系东江支流策水的源头),山村正处于鱼溪上游的高山峡谷里,河水纯净透亮,有“高山矿泉水”的美誉,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千百年来祖祖祖辈辈沿袭着饮用村前河流河水的良好习惯,并用河水灌溉沿岸的良田,农作物绿色无污染,因此人们身体健康,长寿老人多,山村人民过着“世外桃源”般美好生活

珠江源头的世外桃源--赤石乡汇溪村泡冲自然村。封闭、美丽、静逸、安详




鸟瞰泡冲村---青山秀水,美丽而封闭的世外桃源。




美丽的珠江源----两山之间的深山沟里就藏着美丽的泡冲村


瑶岗仙镇(原来属于长策乡,2011年与瑶岗仙镇合并)下坪村6组(桐木塘自然村)是个与泡冲村交界距离泡冲村六七里,地处狮子口大山海拔超过1000米正处在珠江水系鱼溪和东江水系(湘江水系)策水的分水岭山岗上的高山村是泡冲村河流鱼溪源头泡水(水牛江)主流发源地,以前是优质饮用水源。


污染洗厂藏在珠江源头的高寒深山里----山下深山涧就是鱼溪河---就是泡冲村




珠江水系和湘江水系支流东江水系分水岭上藏着一个重度污染厂



2006年宜章怡鑫银矿有限公司将“怡鑫银矿选厂”搬迁到
桐木塘这个珠江与湘江分水岭上的偏僻高山村,采用剧毒化学物质(氰化物)分离洗练金、银、钨、铅、铬、砷等有色金属,尾砂和污水未经任何净化措施就直接排放到珠江河源头。剧毒的氰化物毒水和蕴含着镉、砷等多种重金属的污水污染侵蚀着珠江源头,给珠江支流鱼溪的水质环境带来灾难性的破坏。原来洗矿场只是偷偷的洗矿,偷偷的排放污水,常常利用夜间和发大水的时候洗矿排放污水,在湖南地方各级政府包庇纵容下,越来越嚣张,逐步扩大规模,现在已经是一个日产100吨矿砂,日排污1000立方米的重度污染中等规模选矿厂。最近又继续扩厂,扩厂后将建成一个日产600吨,日排污水6000立方米的大规模的特别重大污染的洗练厂。这将给下游江河和生态造成更加严毁灭性的污染灾难。


尾砂坝和回水池建在湘江水系(策水)和珠江水系(鱼溪河)分水岭的高山岗上




矿坝建在分水岭高山山坳上。矿坝尾砂污染了两条大河及附近井水水源。



二、
洗矿厂排放的污水到底有多毒?水污染和生态破坏到底有多大?一厂污染了两条大河---珠江和东江。


洗矿厂的污水到底有多毒?

一是洗矿采用的化学物质氰化物分离金银等矿物质,氰化物是剧毒物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二是污水中含有镉、铅、砷等有毒重金属超标千万倍。这样的污水到底有多毒?只有环保部门和专家说得清楚,那绝对不是一般的污染。被这样污水污染的河流水绝对不能饮用,而且不能用之灌溉农田,重金属会污染农产品,食用这样被污染的水灌溉生长的农产品会重金属慢性中毒,后果不堪设想。

        排水池的污水到底有多毒?氰化物、砒霜等有多毒污水就有多毒。


污水对河流的污染和对环境生态的破坏到底有多大?


(一)对洗厂下游第一村(泡冲村)造成毁灭性的灾难破坏。 

       




 

  

泡冲的溪水变化真大,由清澈透亮变得-------简直天地之别。



污水对河流的污染和对环境生态的破坏到底有多大?

(一)对洗厂下游第一村(泡冲村)造成毁灭性的灾难破坏。 

       现在泡冲村不再是蓝天绿水、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村前的河流变得污浊不堪,鱼虾、螺丝的种也没有了,河里不再有任何生命迹象,连水草也被毒死,河水有剧毒,不仅不能饮用,而且连洗衣服都会烂掉衣服,到河里洗手脚都会烂手脚,村里好几头大牛只喝了几口河水就不再吃草然后没几天就死了,剖开牛肚子,发现肠子和肚子都被毒水毒烂了,鸡鸭喝了河水也会被毒死。河水再也无法灌溉农田,用重度污染的河水灌溉农田,禾苗就算没有毒死,长出来的粮食也是有毒的,哪里能吃?河水泛滥的时候,大量毒水灌进沿岸良田里,超标上万倍的重金属遗留在田地土壤里,被污染的土地即使三五百年也无法净化根除隐患。现在村民生活饮用水和生活用水都缺乏,田地不敢耕种,良田抛荒,连五六十岁村民也只好背井离乡到外地打工。可以说由于该洗练厂的剧毒污染我村水源给我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并时时刻刻威胁着我村三百多口人

这些富含这氰化物、金银、铬、砷、铅等重金属的毒水就是珠江的源头水。


(二)威胁着两条大河流域的饮水安全,毒害着珠江和东江。


       污水的排放直接威胁着鱼溪中下游的各个村寨几万人的饮用水和生活用水安全,包括整个赤石乡、广东的乐昌黄圃镇地表河流水和地下水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污染。由于该厂址处于海拔1000米的高山区,地势高于附近的村庄,是附近里田乡、长策乡(瑶岗仙)的地下水源的水源地。现在比该厂址海拔低300米的下坪村第一二三四五组(下坪乡峒)虽处于策水流域,污水没有直排进策水,但地下水已经严重污染重金属超标不能饮用,洗矿厂出资从狮子口大山里深处没有受到污染的山泉水接引到各村组。由此可见,污水不仅仅污染了鱼溪水,而且污染了附近的长策乡(现为瑶岗仙镇)(东江水系)、新华乡(现分属赤石乡和里田乡)、里田乡(东江水系)等附近几十个村庄好几万人的饮用水。一个洗矿厂污染了珠江和东江两条大河水源,威胁了两条大河的安全,破坏了两条大河的生态环境。

洗矿厂对河流的污染和对环境生态的破坏现在已经非常严峻,但污染和对环境的破坏是个持续慢慢发酵的过程,更大的更毁灭性的灾难恶果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暴露。这就不是普通村民所能想象得到的,但作为政府部门应该是非常清楚的。

 

三、洗厂为什么不惜血本建在交通不便的偏僻高山上?

  为什么要将选矿厂搬迁到深山沟的高山村呢原来就是为了将污水排放到珠江水系支流鱼溪河,逃避东江水质监测站的监测。2006年之前这个选矿厂是建在长策乡(2011年长策乡合并到瑶岗仙镇)欧家山的,那里靠近矿区原产地,蕴藏丰富钨矿和金银等多金属伴生矿,宜章怡鑫银矿有限公司在那里无证非法开采钨矿(根据国家法令,钨矿是国家不允许私人开采的)。原来洗矿厂就建在矿区附近的欧家山,但由于洗矿的污水严重污染了东江水库,被东江水库监测站监测出来并溯源追查而明令取缔。当时湖南有关媒体还进行了追踪报道。在湖南省委和郴州市委有领导的层层“关照”下,移花接木,借尸还魂,责令取缔的非法洗矿场从原来的海拔4百米左右的欧家山(玉山陇)翻山越岭不惧险阻不惜血本搬迁到海拔千米以上并离开矿区十来公里荒僻深山里,就是为了躲避湖南方面的追查而将污水排放到珠江水系。湖南各级政府领导与黑心老板狼狈为奸达成共识:只要洗厂将污水直排珠江水系鱼溪河(赤石江)不再直排到东江水系策水,那么保证湖南各级政府就不再干预污染问题。据说当时郴州市某领导还拍着胸脯说:如果这个地方(指现在的桐木塘厂址)还搞不掂,那么宁愿不要自己的乌纱帽!

四、洗矿厂是不是合法的排污?

   遗憾的是,该非法洗自2006年搬迁到现在的厂址以来,一直得湖南省各级地方政府的包庇纵容和庇护,虽然多次遭到村民和社会良知人士的举报,在红网等网络和微博里常有曝光,但一直得不到当地政府的处置,各部门对之熟视无睹,村民对之深恶痛绝。甚至每次都有政府出面推脱责任,甚至一再欺骗群众说是合法企业。试问:对于如此重度污染的企业哪个部门敢于给予三环通过?就算企业有注册是合法企业,那也是合法企业干着非法的事情!既然是合法企业合法排污那为什么要从山脚下搬迁到山顶上的荒僻山岗上呢?为什么要将污水由排放难道将污水排放在东江就是违法,而将污水排放到珠江就是合法了?难道一个企业排污在山脚下就是违法到了山顶上排污就是合法的吗?请问这是什么逻辑?这是哪个政府颁布的法律?请问对于国家明令禁止用化学方法以剧毒氰化物分离洗练金银又没有半点环保措施未经任何净化的污水排放有哪个部门敢于给予环保三评通过?

 

五、为捍卫珠江源拯救母亲河,泡冲村民与洗矿厂对峙

20014年的44日,村民发现厂正在排放污水,而且污染比以往更加严重,经打听了解到正在继续扩建大生产规模,于是上百口村民到洗厂阻止污水排放,不允许洗矿厂将污水排放到珠江源水牛江,要求厂方将厂搬迁外地以免污染珠江源头,在村民的抗争下,厂方只好暂时停产。之后,村民一直派人守护着排水口,监视着厂的污水排放,厂方只好一直停产

20145月22日,矿老板胡某带着四五十位打手前来围攻坚守排水口的村民,这些洗矿厂花钱雇佣过来的打手看到确实污染严重,认为村民阻止污水排放有理,于是起了恻隐之心,不听从老板殴打村民的号令,以致没有造成群殴事件。

村民看到洗矿厂欲强行生产排污,而且叫来黑社会欲围攻村民,激起了村民公愤,矛盾激化。迅速矿厂山岗上集拢了众多村民,连外地打工的人接到消息后自动匆匆赶回村庄。

2014年5月23日,村民包括八十岁以上的老头老太和老弱妇女共80多人,不畏艰险,不畏强权,冒着倾盆大雨走十几里山路前来阻扰开工排污,誓死保卫珠江的源头水源,捍卫鱼溪河。当地政府官员也闻讯赶,在与洗矿厂老板秘密沟通后,是宜章县政法委副书记李国方(音)以防洪为由,公开鼓动、怂恿污染厂方不要畏惧群众,直排放污水进珠江源头河流,并宣称政府一定会为洗排污保驾护航。于是,厂方几位老板亲自掀开排污口欲将污水强行排放到珠江源河流,村民阻拦,老板之一何陆舟当着县乡村级干部的面重拳殴打村民陈华华等碍于县政法委书记的威权,地方干部和派出所民警只是围观,并不出面制止

村民举旗抗议,又有谁来支持村民呢?关爱珠江源,就是关爱地球,关爱自己。正义的你为什么不出来保护珠江源呢?

村民反对排污,在宜章县政法委副书记的怂恿和鼓动下厂方强行排污


六、到底谁是黑心洗厂的幕后保护伞?


 选厂为什么敢于在珠江和东江源头开设未经环评的重度污染洗矿厂?洗矿厂老板为什么会越来越嚣张?敢于继续扩建洗厂,规模越做越大,污染越来越严重。为什么洗矿厂得不到处置?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该洗矿厂得到了湖南省、市、县各级领导的保护和关照。宜章怡鑫洗厂厂长子贵宣称:选厂背后有中央纪委和湖南省委领导、湖南省公安厅领导等重大人物做靠山,郴州市和韶关市的领导有股份,每年要向市县乡村各级官员干部缴纳数量可观的保护费,各级政府都会提供保护。

经了解,洗厂的实际投资人是郴州市北湖区鲁塘镇的何贵舟(法人代表)和何陆舟兄弟,以及嘉禾县龙潭镇的胡成生等人。为了获得各级政府保护,洗厂投资人不惜给予阳子贵和王水廷20%的干股专门用来协调各级关系,这20%股份他们可以再分给其他利害关系人。厂方用他们俩人来协调各级关系,其中阳子贵负责协调地方基层政府和地方黑恶势力的关系,王水廷负责贿赂省市县领导的关系。

据厂长阳子贵宣称,王水廷是桂阳县荷叶镇人,他有个弟弟是中纪委的官员,湖南省委尤其是省公安厅有特殊关系利害人,地方各级领导都得巴结他。他宣称自己在瑶岗仙开矿犯难(被侦查抓进局子里坐牢),本来要判重刑,就是找到王水廷帮忙,花了100多万元将自己从死亡线上救下来,马上释放回来。而阳子贵还宣称,宜章县委现任书记欧阳锋本来按照组织原则是不允许到本县当官的(欧阳锋是宜章杨梅山矿的人),就是因为欧阳书记在桂阳当官认识了王水廷(王是桂阳县人),王水廷为了让欧阳锋保护洗矿厂,于是找其弟弟帮忙暗箱操作,将欧阳锋提拔并调任为宜章县委书记。而对瑶岗仙镇委书记也特别做了安排,在矿老板的要求和运作下,欧阳县委书记特的安排同样是洗厂利益链条人物县政协主席的儿子来任该职务坐镇保护黑心洗厂。

地处深山老林村民向来见识短,也不知道选厂的阳子贵厂长说的是真的还是唬人的?请有关部门查证核实,还百姓事实真相。难道党内有这么黑吗?我们也不相信,但我们看到的事实是:虽然群众一再通过各种方式投诉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处理,群众得到的总是欺骗谎言,洗厂老板却变本加厉,越来越嚣张。

村民问政和要求

  我们淳朴善良而又弱弱的山民试问有关部门:为什么这么一个重度污染珠江源头和东江源头的选矿厂,直接威胁着湖广两省5乡镇十几万百姓的饮水安全,甚至威胁到珠江流域的几百万人的饮水安全,对我村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的危害,也毁灭性的污染和破坏着珠江源的鱼溪河和广东境内的黄圃河,同样也污染和破坏着东江支流的长策河。对于这样一个污染大河源头,破坏环境,威胁几十万人的饮水安全的毒瘤为什么得不到取缔?试问湖南省和郴州市、宜章县的各级政府的执政理念和党性原则何在?难道没有自然和人民的生命健康心存起码的敬畏之心?能够对几十万父老乡亲的饮水安全和生命健康如此漠视和蔑视?能够如此对珠江和东江的大河源头的生态资源、水质污染不顾?

村民强烈要求:

一、取缔洗练厂,绝对不允许重度污染冶炼厂污染珠江源,毒害珠江流域几百万居民!

二、河流已经被污染至少几十年内无法饮用,必须无条件的立即解决我村(汇溪村六、七组)人畜饮用水问题;

三、该厂给我村河流生态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污染了水源和土地,破坏了环境,耕地不能再耕种,危害了村民生命健康安全,贻害子孙后代,对我村搞生态旅游和创建风景名胜也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响,损失不可估量,强烈要求该厂出资改造已经被破坏的河流和农村,赔偿应有的损失。

 四、挖出污染厂的利益链,惩治幕后保护怡鑫洗厂的贪官污吏。

救救汇溪村!救救鱼溪河!救救珠江源!取缔怡鑫洗厂,捍卫珠江源!关爱生态和环境就是关爱自己!关爱珠江源就是关爱自己的生命!希望社会各界行动起来,共同来捍卫珠江源,保护母亲河,保护环境,反对污染!

                                        

赤石乡汇溪村第六第七村民小组全体村民

                                                           2014523

0

已支持该投诉

处理流程
评论区
图片上传支持9张,单张大小不超过5M
    • 网友评论
    • 专家评论
    • 媒体评论
          加载中...